穆寒雪

对象江狩。我产出随心,围绕刀锤棍,他们三个怎么组我都有可能产,所以请勿关注,除非互关 否则我会移除

【百日嘉雷Day11】


  嘉德罗斯和雷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么一段交往关系,就连嘉德罗斯他自己都不记得,身为圣空星的领导人,他每天有太多的政事要处理,这些琐事一般都是雷狮去做的,还轮不到他来操心。

  更何况雷狮口中的那些纪念理由,在他看来未免有些蠢得可笑,连跟他一起洗澡都能被当成纪念日,你说这人是得有多无聊?

  难得闲暇下来的一天,偏偏对方不在他身边。雷狮不在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但是他一出去就是两个月这么长时间还真是头一次。

  嘉德罗斯仔细算了算,他和雷狮相恋三年,结婚一年,但他俩能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满打满算怕是连半年都没有。

  自从大赛结束后,他忙着着手管理圣空星的事务,雷狮一开始还能安安分分呆在皇宫里,心情不错的时候还会帮着他一块儿处理,不过没出三个月这人就在枕头边跟他说了一句,他要出去。

  “这里面的空气能闷死人。”

  这是雷狮的原话,嘉德罗斯没有反驳,只是收紧了搂在雷狮腰间的手臂,凑到对方耳畔深吸一口气后,咬上人肩头。

  雷狮被他这一股子小孩子气儿逗乐了,这家伙铁血君王的一面维持得太长了,他都快忘了,他的爱人在某些方面上跟个孩子没多大差别,硬生生连带得被差点儿咬下一块儿肉的火气都给消了下去。

  “你去哪儿我不管,但是一定要回来。”嘉德罗斯舔去雷狮肩上的血,手指不自觉划过雷狮背上的伤疤,这话说的轻,雷狮听得唇角上勾“哈,我要是不回来呢?”

  “那么你将会收获一份来自圣空星的通缉声明,需要我说声恭喜吗?”嘉德罗斯的指尖停留在雷狮尾椎骨上,慢慢地打着转,再往下一点儿就要入侵进对方的后面。

  “听上去挺刺激的,那我要不要先谢谢这份大礼啊?”海盗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更何况雷狮从来都是一个侵占方,作为回礼,他在嘉德罗斯脖颈上留下了个同样的印记“嗯,还是温热的,味道不错。”狮子舔了下唇愉快地评价道。

  “你还真打算不回来?”嘉德罗斯沉暗了眼神,直接没进了一个指节,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被进入的时候,雷狮还是扭曲了一瞬表情,死小孩儿这回连润滑都不带做的吗?

    “这得看你表现。”雷狮伸手环上对方脖颈笑得狡猾,没点儿丝毫正面回答的意思,他翻了下身双膝跪在嘉德罗斯腰侧压在对方身上,处于下方的人挑了下眉梢,握住他的腰对上爱人的眼。

  “你最好在我给你的印记消失前回来。”虽然听着是陈述句,但嘉德罗斯总能说出来一股命令感,雷狮全把这个当刺激。

  “我说过了,看你表现。”

————————————————————
忘了放群宣真是太尴尬了 补上补上

百日嘉雷活动进行中☆
拒绝掐架拉踩黑嘉雷以及恶意ooc行为
欢迎各位嘉雷同好进来玩耍(。・ω・。)ノ♡
一起聊天开脑洞也可以啊
群内的太太们都非常可爱哦
群号为692179172

【百日嘉雷 Day 10】

龙的宝藏

前篇请走→part1

本篇有 媚药play 内射 半强迫 情节 不喜慎入请勿点开
————————————————————————————
        既然饶了他一命,那就用另一种方法补回来吧。

  “希望你能撑得住。”

  带着点儿笑意的话在安静的洞穴里响起,石壁上投下龙俯身亲吻人类的黑色剪影。

part.2

有人说看不了图片 那我走一下石墨试试
石墨地址part.2

接下来是群宣

百日嘉雷活动进行中☆
拒绝掐架拉踩黑嘉雷以及恶意ooc行为
欢迎各位嘉雷同好进来玩耍(。・ω・。)ノ♡
一起聊天开脑洞也可以啊
群内的太太们都非常可爱哦
群号为692179172

突发性告白

一个自我投喂,请不要过分计较
ooc致歉

  格瑞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他瞪大了眼,急剧收缩着瞳仁的紫眸里,只剩下了那双耀眼的金瞳。

  倒不能说是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猫生气的原因,可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哄比较好,平常对方喜欢吃的肉,喜欢喝的可乐都拿出来了,小家伙依然无动于衷吭都不吭一声,明明是个闲不停的性子,这会儿连一点儿音都没有。

  “嘉德罗斯?”格瑞叹着气蹲下身来,伸出手想要揉揉小家伙的脑袋,给猫猫顺毛,但指尖还没碰到它的毛发就僵在了半空。最终伴随着一声长叹,还是放下了手臂,半垂着眼看着窝在成了团子的猫无可奈何。

  “不生气了好不好?”

  “你不是很早就想要双人床了吗?我已经买好了,你不想试试吗?”

  “而且,乐器我已经买回家了。”

  话虽这么说,其实他早把大部分谱子都遗忘在了脑后,唯一记得起来的只有那么几首儿童曲。格瑞摸了摸鼻子,带着点儿尴尬和小心翼翼的试图讨好。

  “我弹小星星给你听好不好?”

  “其他复杂的曲子我不会了,我只记得这个你会嫌弃吗?”

  格瑞等了一会儿,嘉德罗斯还是什么话都没说,他犹豫着再度开口道。

  “或者你喜欢什么曲子,我去扒谱子弹给你听?”这话说得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有多长时间没碰那些古典乐器了,甚至连指法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时候为了让嘉德罗斯留下倒是什么话都敢说了。

  格瑞清楚自己跟嘉德罗斯还有点儿距离,或许嘉德罗斯只把这里当做一个落脚点,但他不想再自己孤身一人也是真的。

  当嘉德罗斯把那句“那我以后不会去你家了。”的话扔出来时,一种莫名的委屈感几乎瞬间涌上了格瑞心头,他抿直了唇线绞尽脑汁想要跟嘉德罗斯说点儿什么。

  我想让你留下?不行,太亲密了。他有自知之明,嘉德罗斯对他没那么亲近。

  我不想让你走?不,还是不行,怎么感觉像是个被遗弃了的小狗。

  你留下来好不好?这种话又实在是说不出口。

  但是,好歹得说点儿什么?人就在他跟前,自己连碰都不敢碰,这算什么?

  格瑞舔了舔下唇,试图进一步挽留。

  “家里以后只会有你的位置,不气了好不好?”

  对面的那只猫还是没什么反应,格瑞看着那只团子鼻子莫名有点儿发酸,他低下头近乎是下意识地喊出小家伙的名字。

  “你是笨蛋吗?”

  这话说得实在咬牙切齿,带着十足的火气。阴影笼罩了下来,格瑞抬起头,已经化作了人形的猫胸膛一起一伏的,显然还是在生气。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格瑞眨着眼散去了即将凝聚在一起的水雾,茫然道。

  “你就是想气死我。”

  对面的人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耳朵都因为说话的力道打着颤。

  “我错了。”格瑞答得很快,嘉德罗斯的毛从来只能顺着捋,他想跟着站起身去吻嘉德罗斯的额头。

  但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一动作,格瑞就先被小家伙扑倒在地。嘉德罗斯压根儿没管自己是不是会摔倒,他直接拽着格瑞的领带把人扯过来。

  “我要你。”

  格瑞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他瞪大了眼,急剧收缩着瞳仁的紫眸里,只剩下了那双耀眼的金瞳。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把他砸得头脑发懵,呼吸也变得紊乱沉重,更别说窝在胸膛里的心脏更是因为这句话失去了往日的平稳。

  虽然大脑还在当机状态,但在身体本能的驱使下,嘉德罗斯被他平平稳稳地接在了怀里。格瑞一句话都没说,他顺着嘉德罗斯的力道低下头,眨了眨眼,把近在咫尺的鎏金瞳仁看得分外清晰,一个吻就这么落在了嘉德罗斯的眉心。这依旧是本能的反应。

  可嘉德罗斯似乎是嫌他脑子短路得还不够彻底,那两瓣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儿气急败坏,说出的全是他无法拒绝的话语。

  “我管你乐不乐意现在谈恋爱,也不管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状态不适合谈恋爱。”

  “你现在对象就是我,不是其他人,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格瑞眨巴眼在心里这么答。但下一刻脑子还是一团浆糊的他就发出了疑惑声。

  “诶?”他微微歪着头显得傻里傻气。

  嘉德罗斯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往格瑞脸上吧唧一口,一锤定音,“好了就这样。”

  “……等等?”

  “你敢拒绝我就直接走人。”嘉德罗斯保持着平静。

  “不是。我只是?”只是什么?觉得自己不适合谈恋爱?小家伙已经把他所有的拒绝理由全扫完了。格瑞说了半截就没了音。

  “你还想拒绝不成!”本来在他怀里安安分分的人瞬间暴跳如雷,毛都炸了起来。

  “不,我没办法拒绝的。”

  怎么可能拒绝得起来,从一开始嘉德罗斯就以最耀眼的姿态被格瑞接进了自己生活里。他一次只能接纳一个人,嘉德罗斯是唯一一个被他投入了精力和感情的存在。

  更何况心脏都还在砰砰跳着,他还能拿什么理由去拒绝自己的阳光呢?

嘉雷的婚后生活

拖了五天后,很好现在是凌晨10分 六天了!! 还字数贼短我对不起你 @西湖醋榆 !!!哇的一声就哭了跪下道歉 你看你还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 我写 呜呜呜呜

#嘉雷结婚前提
#雷狮女装隐晦提及
  鸟儿跃上枝头脆鸣,偶尔一两只飞过来叽叽喳喳的啄着窗沿,不一会儿又飞走了。

  光透过玻璃将房间照得明亮,室内的红白二色紧密交缠,又染上一层鎏金。婚服被扔在地上,床头扔着件婚纱,地上还有不少白色碎布,被蹂躏得惨烈的床单更是控诉着昨晚俩人的暴行。

  饶是雷狮再怎么躲也躲不过耀眼的金黄——更何况他一辈子都没躲出去过,只得不情不愿抬起手臂低嘶一声遮住眼。

  “嘉德罗斯?”

  没得到预料中的回应,雷狮也不是个惯于等待的人,他伸出手摸了摸旁边的被单,指尖所触一片冰凉。雷狮猛地瞪大眼睛,一个激灵坐起来,还没来得及观察情况,身体就先提出了抗议。仿佛被碾压过一般的疼痛,让雷狮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再度跌回柔软的床里。

  他要是再信嘉德罗斯那句“最后一次。”的鬼话,他就跟嘉德罗斯姓。

  昨晚的疯狂片段在脑海里浮现,记忆开始回笼,那家伙怕是又处理政务去了。雷狮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重新缩回被子里,一蹭两不蹭地就窝到了还带有熟悉气息的地方,他抄起嘉德罗斯脑袋挨过的枕头蒙自己脸上,没过一会儿枕头底下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晨曦唤醒了鸟儿,也唤醒了这座沉睡的宫殿。

  堂内的每根柱子都被绯色的纱布包裹,中间处又被挽上漂亮的红绣球,大厅肉眼所及之处都是一片艳丽。圣空星多以白金为主色调,这一抹红所意味的事再明显不过。

  得了些许闲空的仆人干着杂事,又忍不住八卦起来。

  “这下王可算是把王妃给定下来了。”

  “是啊是啊,王和雷狮殿下的婚礼一结束,我心都放下了不少。”

  “可不是,长老院那些人还想着给王塞什么公主,现在总算是没机会了。”

  “嘘,小声点,小声点。王来了。”眼尖的机灵鬼远远望见了熟悉的身影,赶紧提醒同伴收了声。

  女仆们恭敬地退至一侧,向她们的王行礼,嘉德罗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喜色,似乎昨天那场盛大的婚礼跟他毫无瓜葛。他也没去理会跪拜着的仆人,自顾自地走进政事厅。

  待他离去,原本噤了声的小女仆们才敢重新讨论起来,内容无非是围绕着圣空的王与王妃,而话题的角度则层出不穷,有的说王是被打扰了兴致;有的因为王能准时踏入议厅而失落,暗暗为雷狮殿下不平;有的得了小道消息,笑得一脸神秘,接着就被众姐妹们哄闹着喊了一阵的好姐姐、好妹妹,这才供出了点儿她们之间的机密。

  而被谈论到的另一主角还在被子里呼呼大睡,哪怕太阳升至高处,阳光毫不留情撒在脸上,他也只是皱了个眉向上拽了拽枕头,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继续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

  嘉德罗斯回来时看着门口快围堵成一圈的女仆,蹙起眉头,“都站在这儿干什么?”

  “回王上,这……雷狮殿下,他一上午都没出门了,我们……”见王来了,那些人都赶紧让开了道路,房间的门紧闭着,还是早上嘉德罗斯离开那会儿带上的锁。

  按照雷狮那闹腾性子,不指望他乖乖坐一会儿,能不搞事儿就算不错了,今天居然一上午都没出门?

  嘉德罗斯挑起眉梢,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怕不是昨晚自己做的有点儿过,惹了某个肉食动物不开心?这么寻思着嘉德罗斯不敢怠慢赶紧打开门,一入眼就是一条暴露在外布满吮痕、吻痕、咬痕的大长腿,临走前被他盖好的被子被踢得凌乱,毫无睡相可言的黑发男子抱着枕角不知道和周公走到了哪步棋。

  忙了快一上午的王这会儿有点儿哭笑不得,亏他还以为自家的爱人——现在的媳妇儿,会跳窗走人,没想到是现在还没起来。不过这都十点多了……还吃不吃午饭了啊?

  他走到床沿坐下,望着睡得正香的伴侣,不怒自威的气场散了大半,眉目间尽是柔情。枕头的阴影遮了那人大半脸庞,翘又长的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颤动,金色错落于其上,宛如蝴蝶振翅撒落金粉。

  嘉德罗斯唇角上勾,抬手拾起一片金黄,指尖绕着雷狮的那缕发丝转了又转,口是张了又张,始终是没舍得喊人起来。

  不吹不黑,仅凭着良心说话,雷狮的颜值的确不错——哪怕是顶着一张恶人嘴脸,也能引得宫中小妹妹们的心脏砰砰直跳。现在被睡眠遣散了大半平时的顽劣,又有太阳的柔光加持,落在身为爱人的嘉德罗斯眼里,自是分外好看。

  毕竟他们一个肩负着引领臣民的重任,有政务在身,一个喜欢追寻刺激,跑到星际当海盗,俩人能见面的机会实在不多,只要逮着一次就免不了一场性爱的狂欢,到了第二天嘉德罗斯一出去,回来时雷狮基本都洗漱完毕了。

  这样的欣赏机会实属难得——情感线疯狂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但身为人造神的他吃不吃饭倒是无所谓,不过雷狮人类的身体不吃的话营养跟不上吧——理智线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

  没等嘉德罗斯纠结完,被脸颊上瘙痒感折腾得不厌其烦的人皱起了眉头,眯着眼抓过嘉德罗斯逗弄他头发的手指对着就是一口。

  嘉德罗斯:“……”

  “玩儿得开心吗?”带着鼻音的质问略显稚嫩,连话里的危险都软成了撒娇,雷狮皱着眉清了清嗓,奈何昨儿被使用过度的喉咙并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甚至用刺痛来抗议着主人对它的虐待。雷狮向来不会跟自己过不去,这个矛头自然就转向了一睁眼起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尤其是在某个人非常没自觉性笑出声的时候。

  挨了新晋王妃一记瞪视,自知理亏的王也不恼,牵起媳妇儿的手,于人手背落下一吻。

  “早安,我的王妃。”

  后四个字可谓是得意洋洋,说得那叫一个慢条斯理,雷狮一听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他眯起眼盯着嘉德罗斯,微微扬起下巴。

  高傲得像只闹脾气的猫。

  嘉德罗斯低下头吻上昨夜让他流连不已的唇,不出意外的被自家大型猫科动物咬出了血。

  唇分牵丝,雷狮心满意足地回味着口中的铁锈味,人造神的血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过他也没少品尝就是了。

  “那么——早安。”

  被哈欠模糊了音调的问安,带着昨夜情潮余韵的沙哑,瞬间直戳嘉德罗斯心脏,凶猛动物偶尔一次的无意识撒娇实在犯规。

  “???”

  一醒来就被连吻两次的人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脸,在嘉德罗斯越发放纵甚至隐隐有把他压在床上按着来一次的趋势时,雷狮毫不留情地猛合牙关。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解缘:

——4.18最新更新——


    




官方运营者非常负责、及时地给出了正面答复。


态度非常友善,友善得我自惭形秽,有点想把前面骂的脏话删掉,或者先去找一下时光机。但想想还是算了,留个教训也好。关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如实记述在这里,不做删改。


关于我发送的邮件以及提出的建议,有什么疑惑的地方,详见原版文档(百度云链接)。


一点微小的工作


官方回复如下


官方的态度真是友善得令人哭泣


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即:望各位同人创作者周知打赏功能对自己的风险,而官方也即将在文案的缺失上做出改进。


Lofter是一个平台,难以面面俱到。当平台已经尽到应尽的管理监督责任后,剩下的应由我们自身共同努力,为更好的同人,为更好的Lofter。


与君共勉。




#以及请让我安静地当一条咸鱼_(:з」∠❀)_


——4.13初版——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创作本身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营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营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营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保护性删除】,也不知道【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2018.4.16更新——


#转载请任意。


#感谢评论区对于一些专业方面错误的指正。


#Lof没有封号,我觉得很开心,我感受到官方提供了足够的话语权,在这一点上“理想国”还是实至名归的。


#官方提供了个人关闭打赏的渠道。


从初衷上,我只是希望各位同人创作者明确打赏行为对自身的法律风险。Lof是一个平台,它没有能力也不会提供保护;但这并不是它的原罪,而是错在没有将这个风险明确告知,反而用模糊的语义进行误导,这是毋庸置疑的规避监管责任。


我不是专业人士,具体要怎么做,还是……还是请专业的上。
大家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去lofter官方下面提提建议。

天地化舟生活玩家群不了解一下吗

占tag抱歉

天地化舟生活玩家群 有生活玩家大佬愿意了解一下的吗
群号指路:728035351
不需要等待搜索即加入
欢迎各位生活玩家加入,可以你打银矿我刷铜,你挖野花我采草的组队养生一起刷材料
也欢迎各位大佬在线约材料,想要材料直接群里问,如果有人有就可以直接上架,方便你我他

前天份的句子

“雷狮,我不会喜欢你的。”
“那也得要试试看才知道。”

  嘉德罗斯还记得雷狮当初笑意盈盈的眼,还记得雷狮一脸的满不在乎和势在必得,还记得雷狮揉碎在眉目间的温柔。他不自觉收紧了手臂,雷狮轻嘤一声醒了过来,他的伤还没好,对方好巧不巧地压痛了那地方,他揉了揉眼,带着些刚睡醒的鼻音含糊不清的询问:“怎么了?”
  “没什么。”在雷狮吃痛的那瞬,嘉德罗斯立即松开了手臂转而搂上人腰。雷狮伤得不轻,一道深痕沿着他的右肩斜下,几乎横跨了雷狮的整个背部。
  嘉德罗斯叹了口气把雷狮往自己怀里揽,雷狮被他这动作带的有点儿懵,他眨了眨眼还没缓过神,嘉德罗斯却先按着他后脑直接将他的头埋到自己胸前。
  深黑的房间里突然有人笑出了声,嘉德罗斯皱起了眉头,显然不是很明白雷狮的笑点在哪里。
  雷狮笑够了,难得顺从了一次对方,他乖乖地将手搭到人腰间,另一只却趁着嘉德罗斯没注意落到人脑后,两唇相印。
  亲吻在他们之间并不少有,但这种温情的吻还是第一次。撇去了往日的争夺和疯狂,所有的针锋相对都化作了滋润爱的雨露,深藏在内心的萌芽就这么破土而出,涨势迅猛,一发而不可收,正如他们的吻越来越激烈。
  嘉德罗斯到底还是顾忌着雷狮的伤,他按住了对方准备脱下他衣服的手,眼里满是不赞同,那人却回给他一个挑衅的笑,紫瞳里的傲气连藏都不带藏。
  “我说——”雷狮拖长了音,挥开了嘉德罗斯的手,撑着身子跨坐到自家爱人的胯间,正中红心。背后传来的疼痛让他皱了下眉,可他懒得去理会这些细枝末节。
  说白了那伤势也就是看着严重点儿,该好的地方早就好了只是嘉德罗斯一个劲儿地阻拦他才没能出院。不过这样也好,雷狮带着自己从未察觉的温柔望向被他压在他身下的人“嘉德罗斯,你不会是萎了吧?”
  恶劣的海盗行径。
  雷狮总这么不打招声,突如其来的闯入进他的生活,再蛮横地在他的心里不着痕迹地留下印迹。这一闯就是一生,这一留就是一辈子。
  嘉德罗斯没再阻挠雷狮的动作,要放在以前雷狮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把自己折腾死了他都懒得去给对方一个眼神。是的,以前,过去时。现在的情况截然相反,雷狮身上的一点儿伤痕都能牵动他的全部神经,生怕对方趁自己一个不注意就把他自个儿给玩儿死了。就比如现在,雷狮敢坐他身上为所欲为,尽情挑火,他却顾忌着对方后面的伤口会不会裂开,会不会很疼。
  这种关心在这种时刻纯属多余,起码对雷狮而言是这样的。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小情侣在想什么,嘉德罗斯越是担心在意,他就越是想让对方尽早忘掉。
  在雷狮拉开了他的裤链后,嘉德罗斯坐了起来,他足够小心地避开了雷狮的伤口,同时也将雷狮裤子褪到了膝盖。
  雷狮体格偏瘦,宽肩窄腰,嘉德罗斯的手掌很容易就掌握了雷狮腰部的控制权,再加上雷狮的有意迎合,已然硬起的东西直戳着雷狮后面。
  这便是同意了。
  雷狮唇边的笑意更深,他是真的喜欢看嘉德罗斯拿他无可奈何的小表情。尤其是当那双琥珀金瞳只看着他一个人的时候,嘉德罗斯那专注的眼神无疑是往他的心尖点了把火。他腾出一手,食指擦过嘉德罗斯刚才因为接吻而显得稍微湿润的唇。
  “夜生活开始了。”他吹了个口哨笑道:“My boy。”

月亮

今天的句子

  据说今晚是难得一见的红月亮和月食,嘉德罗斯对此本来毫无兴趣,偏偏雷狮不知道从哪儿听了这个消息兴致勃勃地临时跑去买了个望远镜,自个儿在阳台上看的欢。
  嘉德罗斯半躺在床上喊了半天,都没把人从阳台上喊回来,雷狮一而再再而三的应付态度让他莫名生出了点儿火气。
  说我眼瞳好看像太阳什么的全是骗人的。
  嘉德罗斯这么想着啪一声直接把灯给关了。
  “卧槽?!嘉德罗斯你干嘛!?”雷狮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惊到,扭头问着罪魁祸首。
  “睡觉。”嘉德罗斯毫无愧疚地冷漠吐出两字。
  得,他家恋人又生气了。要不这才不到九点的时间,哪儿轮得到他嘉德罗斯睡觉?平常就算是他睡了也不见得嘉德罗斯会睡好吧。
  雷狮思考了半晌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惹到对方,干脆由着对方去,继续欣赏着剩下了月牙的红月亮“你别说,关了灯这月亮反而更好看了。”
  左一个月亮,右一个月亮,你跟月亮过算了。
  这话太小孩子气,嘉德罗斯硬是没说出口,一口气儿憋在了嗓子眼,受极了窝囊气。更何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大男人,莫名其妙地吃起了月亮的醋,明明平时看着雷狮身边围一群莺莺燕燕他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喂,嘉德罗斯。”雷狮爬上了床,一手 撑在了嘉德罗斯耳侧,一手举着望远镜对他笑道:“要不要跟我一起看看啊?”
  嘉德罗斯看着人沉默了半晌,将他推开坐起来。
  ……看在他笑得还算好看的份上。

  虽说家里供着地暖并不显冷,雷狮的身体素质也一向良好,但他打开了阳台的窗户美名曰方便观赏,硬生生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这才刚把嘉德罗斯喊来没多久,他就打了个喷嚏。
  “你怎么穿这么薄?”嘉德罗斯又惊又怒,这一批感冒的人实在难好,若不是担心得紧,他估计就一拳揍了过去。
  雷狮没拉住人,他擦了擦鼻子有点儿尴尬,月亮好看也不怪他啊,本来也就是凑个热闹,他没想着在外面站太久的。嘉德罗斯搞得他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结果做错了事儿惹了妈妈生气。这想法一形成到脑海里,雷狮突然觉得周边沉默得诡异。
  嘶……嘉德罗斯什么时候这么老妈子了?平时也没见他要求自己多穿衣服什么的啊?
  他这边想得出神,落在嘉德罗斯眼里俨然一副认真欣赏月亮的样子——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喝了。”憋了一肚子火的人语气也不怎么好,他把衣服披雷狮身上,转身就要上床,却被雷狮拉进了怀里。
  “挺暖和的啊小孩儿。”雷狮头靠在嘉德罗斯肩上,将望远镜放他眼前,里面正是一轮血红的圆月。
  “这么怕我生病,那就给我暖暖呗。”
  话说得无赖,却让嘉德罗斯原本气基本消了干净,他将望远镜推开,把人搭在自个儿腰间的手拿开。
  雷狮以为他闹了别扭,干脆将望远镜放在一边,坐在地铺上看着嘉德罗斯,配上那被冻的有点儿发红的鼻头,和略带委屈的目光,样子简直可怜极了。
  适当示弱有利于让自己占据一个主导地位。
  雷狮深谙此道,嘉德罗斯吃软不吃硬有时候没必要跟他硬碰硬,到时候吃亏的还得是他。
  嘉德罗斯看着雷狮的样子,觉着不太好。
  这家伙盘着腿光着脚丫子坐地上,就穿了一件儿黑色拉链的薄毛衣——拉链还不拉好,配着单件的牛仔裤。

  不好好穿衣服就跑出去看月亮是要受到惩罚的。
  嘉德罗斯直接弯腰把雷狮抱起来,放床上。
  “我现在给你好好暖暖。”他解着衣服扣子一字一顿地说着后四个字。

【高亮】B站侵權

蔬菜蛋餅🌿:

再次對佔tag獻上12萬分的歉意 真的非常抱歉了


經過了一晚上又被屏蔽我也是非常心累了 侵權的影片也沒有刪除我真的……(嘆氣
我直接發鏈接了 手機端可以去評論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168211


這個B站的投稿不是我投的。
這個人沒有詢問過我也沒有跟我授權就擅自把我的卡雷卡原創曲上傳了,並且居然還自己加上了曲名跟他自己的自我解析,我真的非常生氣了。


因為B站侵權申訴需要時間所以先po上來,不管你是在lof還是FB上看到這首歌的,請你馬上撤下來,這已經嚴重影響到我了。
謝謝。


以及最後的補充,我的B站只有 紀緋緋緋子 這個帳號,而且如果我有投B站我是一定會說的。
所以如果看到有我以外的人投了我的曲子,麻煩請告訴我,非常感謝。

不后悔

只是心有点儿空 也觉得有些可笑罢了。

我对抄袭的事儿无法容忍,也同样忍受不了一个没有办法实锤抄袭的画作,他的作者就这么被打上了抄袭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