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寒雪

目前主雷嘉雷,偏爱嘉雷吧。all雷all,all嘉,all荒川,不喜勿关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行吧,我是不要脸,您亲友口中的我这种人是不配 叫您的名字,是我的不对,但请您想想,我要是抄袭了,我会在您的小粉丝找我后第一时间去找您吗 ,我只能再次说明,我始终认为那张雷猫的动作很常见,如果您还是认为我是抄袭您的大作,嘴在您身上,我还能怎么样呢 @仕颗糖🍭

个人不认为抄袭 撑死了撞动作和素材 但是猫一般都是吃鱼的 兔子一般都是吃胡萝卜的 猫咪从箱里探头都是这个动作的 一个人抱着抱枕一般也就这个动作了 这也叫抄袭的话……hummmmmmm 好多抱抱枕的类似的图也是抄袭吗 那些猫咪从箱里钻出来的动作也是抄袭吗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这位太太,首先我不能认同您那段话,我承认我是见过您的那张安兔,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但这并不能成为判定我就是抄袭的理由,我不可能见到一张图,就还想去画它里面的动作,而那一张雷猫,我根本就没见过,我又怎么会去抄袭一张我见都没见过的画呢,我始终是认为这两个动作都比较常见,如果您和您的粉丝还是认为我就是抄袭您的画,那我也没有办法 @仕颗糖🍭

非常感谢呢

夜亡人:

一个极其写实的我的日常……几乎是每写一章这样的场景就会出现一次……(/  _\*)
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大家的小红心再鼓励安慰我,蟹蟹你们!(。-_-。)

紫茜茜茜茜:

谢谢。(小兔子眯眼笑)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雷嘉】离婚

*BE预警
*一方死亡结局
*辣鸡文笔你们随便看看吧……大概是我最后一篇雷嘉文吧(

  嘉德罗斯说他要来的时候雷狮稍微吃惊了下,但也没想太多,自家恋人乐意过来,也是难得一次,自然是满心欢喜的过去接了人到他的海盗船上。
  “雷狮,我有事想跟你说。”嘉德罗斯喝着可乐推开想要蹭过搂住他的人这么说道。
  雷狮看了眼自己的团员,笑了下应声把人领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拉着人躺在了床上,嘉德罗斯却撑起身子,跟他保持了距离,雷狮眉头微挑撑起身子侧躺着看向坐到椅子上的小孩儿,带着些兴味的笑意。
  “说吧,什么事儿?”
  “我不想继续了。”嘉德罗斯咬着吸管托腮看着雷狮的反应。
  他看着对面的人笑容明显僵了一瞬,那双眼里的茫然一闪而过,他便明白雷狮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便喝了口可乐,他也不急那人回答,只是手指指节轻扣着桌面似乎那一切都跟他无关。
  “行啊。”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轻松口吻,雷狮坐起来十指交叉手肘架在膝头“那我就去圣空星,把你给绑过来。”
  在一起了那么多年,嘉德罗斯当然知道雷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把喝完的可乐随手扔进垃圾桶里,很认真的盯着雷狮的那双紫瞳。
  雷狮微微偏头,唇角的笑意不减,看着散漫至极偏偏看着那人的眼神里写满了认真,接着他就听到了自家小孩儿的宣判。
“别这样,雷狮,没意思。”
  雷狮只轻笑一声没有明确的回应,他雷狮是什么养的人,得不到的他宁可毁掉。可眼前的人是他爱的人,是他舍不得光芒黯淡下来一点儿的嘉德罗斯。他抬手揉了揉眉心说:“就先这样,你留下来。”
  嘉德罗斯眯着眼沉默了一会儿,他清楚这么一留下来,凭着雷狮的性子,很难再放他走,不过,他会怕这个吗?
  他同意了留着么一夜,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连这一夜,都没能留下来,他也是头一次被安排在客房里 以往他来这船舰上都是跟雷狮一起睡。
雷狮把人送了出去交代着让卡米尔把他带进客房,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这判决来的太突然,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雷狮也没想过去怨谁,他心里清楚得很,自个儿跟小孩儿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是他偷来的,他坐进躺椅里闭上眼想着。
  嘉德罗斯本来就没怎么需要他过,只是他刚好需要一个助力,他雷狮刚好出现,仅此而已。
  他们之间本存在的只是利益关系,可他舍不得放是真的,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人。
  他喜欢嘉德罗斯。
  多可悲不是吗?爱上了这么一个人。
  他揉着太阳穴,手指点开自己的终端记录,那上面存着很多关于嘉德罗斯的事儿,他想先把它们删掉,结果删了两条,一条自己当初的誓言直接蹦在他眼前。
[我发誓绝不让他受一点儿委屈。]
(虽然他不在意这个吧,但我还是想这么做。反正那个小屁孩儿也看不见。)
  他摩挲了两下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那颗宝石依然红亮,这玩意儿当初他费尽心机,小孩儿接受的时候他开心的跟傻子一样。
  当初,那人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宝石犯着瞌睡打了个哈欠随口说了句他喜欢那个红得几乎发黑的渗血的宝石颜色。
  而他雷狮,还真就因为这句话,跑遍了了各个星系倒腾这玩意儿。
  现在,没必要了。
  他想着。
  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呼出,给终端发了条消息,让嘉德罗斯去宇宙系统中心的大厅。
  嘉德罗斯是面对面跟他落座的,雷狮见他来了就主动又站起来坐在他旁边。
  雷狮把那枚戒指摘了看都不带看一眼的直接扔进不可回收处里,他没错过那双金瞳里一瞬间的震惊。
  “你不是说你解了就没有负担吗?”那就毁掉好了。
  现在,你自由了。
  那么,你开心吗?
  嘉德罗斯缓过神来后,那扔戒指的手法比雷狮还老练。
  “那就解了吧。”
  雷狮就静静的看着那枚他打磨了三十六天的戒指直接被销毁掉,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他笑了。
  他当着嘉德罗斯的面点开了离婚协议,看着上面巨额的赔偿款,他一下愣住,大赛一结束他就拉着人兴致冲冲去宇宙系统里办了个结婚证,那时候还因为嘉德罗斯不满宇宙合法年龄,被卡了关,那招待员语气也不怎好,结果惹毛了他直接让卡米尔黑了宇宙系统,俩人这才领了证回去,当时手续费什么的都是他掏的,也没想到一离会有这么一大笔赔偿款。
  好吧说的直白点,他雷狮现在身上没这么一大笔巨款,这玩意儿还他妈非要当面清点,他又从来不往正规的宇宙点数卡里存钱,一下,就很棘手。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雷狮看着小孩儿硬着头皮说了句要不咱俩协议吧。
  嘉德罗斯本来没关注这边儿发生的事儿,他就是跟人来走个过场,一看那赔偿款他就乐了,甚至笑出了声,应了声好,又问那协议是在哪儿,雷狮还没回答他直接就看到自己那边儿页面上传来了通知,他也没在意雷狮发给他的点数,直接按了确认,反正他嘉德罗斯也从来不差钱这东西。
  雷狮就看着嘉德罗斯的笑,他们凑的很近,他以前很喜欢就这么头一低一偏,正吻上小孩儿的唇。
  现在,他没这个资格了。
  他亲手销毁掉的资格。
  所以他只是直起了身子,看着嘉德罗斯站起来,看着嘉德罗斯离开座位,看着嘉德罗斯走出去,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消失不见。
  他突然觉得有点儿饿,看了看那上面的点单服务,发现自己身上的现金刚好够买一份套餐——嘉德罗斯最常吃的那份。
  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
  他这么想着咬着口中的吸管就着可乐吃完最后一口汉堡,将垃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他回到了自己的船舰上,佩利本来想凑过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好歹卡米尔是给拦住了。
  他坐回到座椅里,又点开自己的终端,那条便签依旧显眼。
  他认真的又看了一边,点下了删除键。
  “行。”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回答着那几乎三个小时前,嘉德罗斯说的那句话。
  我还是做到了的。
  他回忆着嘉德罗斯唇角的那抹笑,也跟着笑了。
  他是有办法让他们两个解不了就这么耗着。
  但是他的小孩儿不开心啊。
  他说过他受不了嘉德罗斯受一点儿委屈。
  清除掉就好了。
  哪怕被清除掉的是他自己。
  他本以为要是两个人真的有一天分开了,估计要打的一场不可开交。
  但是没有。
  他们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分开,再没一点儿波澜起伏。
  雷狮是输了,输的很惨,可他又是个实实在在的赢家。

————————————————————————————
他们在一起过,哪怕是雷狮单方面感觉只是自己在爱,小孩儿对他的一些关心,是他坚持下去的理由。
但是现在那个人不会回应了,他做的还有意义吗?
大概是没有了吧?
不过也无所谓。
就是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
在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
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挺不错的。
你不会知道,也不会去找。
我或许还是在你身边的。
我或许是在你身边的。
我……还在你身边吧?
——————————————————————————————
当那个王得知雷狮死讯的时候,他只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祸害都没折在凹凸大赛里,怎么就这么死了?
而且是一年前?
这不可能,明明那一年那家伙还专门发过来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打扰他。
这习惯那人一直没改,就算他们已经离婚。
身为王,他是无法离开那个座位的,他有他的责任和承担。
雷狮却带他看遍了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以各个图像影片的方式。
现在,突然被人告知,那家伙死了?
死?
怎么可能那么突然?
嘉德罗斯再看看身边雷狮送过来的东西,怒火瞬间就烧了上来。
没我的允许他怎么敢死。
不是说过了他的命是我的吗?!
——————————————————————————————
但事实是,雷狮真的死在了他看不见,也找不到的地方。
去了一趟那个基地后,他就知道了。
在向卡米尔求证后,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圣空星的。
只是突然觉得身边冷了很多,也凉了很多。
雷狮不在了。
只是他不在了。
他再也不在了。
他甚至找不到那人的尸体。
——————————————————————————————
真不愧是他干脆利落的性子,走都走的那么干脆决然,藏的不留一点儿痕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ing名屋:

囤图!好久没有这么大的肝力了,我爱红蛋哥哥!!!(尖叫

(瑞雷)喵喵喵

现代paro把算是

成人工作者格瑞养了只13岁雷喵(雷喵没有雷狮的记忆跟新生的没两样)(x(没有前文(真的没有(你看我我也不会写的就算我想好了设定
就是把和自家格瑞的消息记录写成了文有改动而已👋谁让他不理我 @咖啡

还在工作……真想趁着他去喝酸奶的时候把电闸拉掉。
雷狮侧头看了眼还亮着的电脑屏幕打了个哈欠窝在人怀里蹭了蹭,明明他看手机都看累了。
“很晚了去睡吧。”
一贯冷清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雷狮抖了抖耳朵抬头看向声音主人,瞧见他仍是盯着屏幕专心致志,一股子闷气从胸腔里涌上来,拒绝的干脆利落又埋头在人胸前“我不要。”
格瑞分出来一份神看着赖他怀里不肯走,甚至变本加厉抱的更紧的小猫,带着些安抚意味地揉了揉对方发顶,语气变得不容抗拒起来。
“去。”
“……我不。”
被凶到的雷狮委屈起来,垂了耳朵喉间发出一声呜鸣,抬起头一双紫瞳就直愣愣盯着格瑞的脸看。
“那在这里睡。”也是实在拿他没办法格瑞低下头轻吻人额,好歹算是讨到了点儿好处的猫乖乖坐他腿上,模样倒是乖巧的很,他没忍住又揉上雷狮脑袋,这回语气温和下来“睡吧。”
雷狮唔了一声,死死环抱住格瑞的背,生怕人把自己拎下去,又将双腿紧紧缠在人腰上,这才心满意足的蹭了蹭人胸口迷蒙着眼回了一句“我等你导出完。”他是真的困了。又挺起身子蹭了蹭人脸颊“还要多久啊……?”
“快好了……”这么说着格瑞心里也没个实底,他用下巴轻蹭了下雷狮的脑袋,轻声回应着“睡吧。”
这回雷狮是真的睡了过去,可没多久因为周身气息太过熟悉不自觉就放松了身体,手随着重力作用慢慢松开身体一昂,眼见着就要砸向电脑,被格瑞及时拦回怀里。
“喵?”
差点儿误了事儿的猫还没彻底清醒过来,一双紫瞳蒙上层薄雾迷离地看着他,格瑞也实在说不出来责怪的话轻拍着人背看着他咂咂嘴又窝回到自个儿怀里睡起来,嗯……或许跟之前有那么点儿区别,他看着右腿大腿根处缠上的那条黑色尾巴想着。

疯了 疯了

“嘿嘉德罗斯,我说你看他们那样不是挺好吗?”
雷狮艰难的找着话题,视线落在别人身上,竟带上了一丝羡慕。
“你就为了让我看这个?”
嘉德罗斯扫了眼抱在一团实力为渣的排名者,语气冰冷,金瞳里满是不屑与不耐。
“无聊透顶,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雷狮张了张口没有再说什么,搭在爱人肩上的手掌微微僵顿收了回去,另手掌心攥着的那枚戒指被他塞回了口袋里,他牵着嘴角笑起来。
“行,那你好好狩猎。”
嘉德罗斯下意识看向那挥着手走的没有丝毫留恋的背影皱了眉头,倒没有太在意对方反常的没有纠缠下去。
雷狮一向识时务。
他在心里这么给自己做出解释,走向了相反方向。
太清晰了,有关于雷狮的回忆太清晰了。
偏偏那时候不屑一顾,如今心口疼得死去活来的却是自己。
原来他还真的有心,可怎么就那时候感觉不到呢?
明明一切都那么的显而易见,他却从不做出任何回应。
他那时候是不是很难受?
就跟自己现在这样,想呐喊出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要流泪,却猛然发现为他擦去眼泪的那家伙已然不在了,或许自己还好一点儿,他可以握住手中的神通棍跟这个唯二留下来的幸存者好好地打上一场,权当做是发泄。
格瑞的眼睛是紫色的。
雷狮的也是。
但这两人从来就不是同一个人,他怎么当时就是不明白呢

一份生日礼物。

讲真 这篇文是真的隔了许久还是忘不了这篇文带给我的感觉。

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cp向金←瑞←嘉←金。


天知道入了凹凸之后我又能产粮了。


食用愉快。


——————————
金迷路了。


然后意外遇到了嘉德罗斯一行人。虽然极力躲避最终还是暴露了行踪,被抓了起来关到了笼子里,目前正臭着个脸在笼子里蹲着。


也难怪。任谁被关在特制的笼子里,就像是动物园里被人观赏的大猩猩都不会高兴的。


没想到嘉德罗斯那种臭屁的家伙也会有鬼狐那边一样的笼子。果然就像是凯莉说的一样,有积分就什么也能买得到。金盘腿坐在笼子里不禁唏嘘不已感慨万分。


被关在笼子里半天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忘记了的金,看到熟悉金色的身影不禁激动万分冲了上去,双手握着囚笼栏杆用力摇晃叫喊着。


“喂,嘉德罗斯,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金冲到笼子前顶着畏惧之情把头探出去叫喊着,看着嘉德罗斯缓缓靠近愈发恐惧起来,之后头顶一轻头上的帽子就被人摘了去。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生怕下一个被摘取的就是自己的脑袋,惊惧交加之下不禁倒退两步回到笼子里。


一旁雷德嬉笑着说“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吧,那边的小哥。”更让金感到心神不宁。


金蜷缩在笼子里瑟瑟发抖扬起头顺便偷瞄着嘉德罗斯,没想到能从嘉德罗斯手下死里逃生,更没能想到能从嘉德罗斯嘴里得到答案。


嘉德罗斯拿着手里的帽子神情阴晴不定,在金觉得他快想要生吞了帽子之时突得肆意大笑了出来。


“我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
不速之客。


格瑞眉峰聚起拧成一团,身上握向背后的刀柄。身后的紫堂幻和凯莉也做出了战斗姿态,只是被雷德和蒙特祖玛两人拦下。本来就疲于寻找走失的金,大敌当前格瑞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那个渣渣,金。已经被我杀死了。”


嘉德罗斯把手中东西一抛,金的帽子掉在地上滚了半圈沾上了灰尘。嘉德罗斯的下巴一扬眼里盈满傲慢之意,视线横扫一周满意于说出这种话的效果。从小队一行人惊讶茫然的眼瞳中,窥探到了失去同伴后抑制不住的怒火。


“来一次真正的生死决战吧。”


格瑞从来没想到他的发小会这样轻易离去。就算是幼时出现金身上怪异状况,就算是金不听劝阻强行加入了凹凸大赛,就算是金被别人认为不停的给他填麻烦拖后腿,格瑞也始终把金当成自己的朋友。


一切都是嘉德罗斯的错。


“不可理喻。”


这样想着的格瑞紫色眼眸冷了几分,愤怒火焰在其中跳跃摇曳。格瑞的耐心降到极致咬牙冷冷吐出几字,手中数据凝练化为一把巨大无比的绿色大刀向嘉德罗斯斩去。


地裂天崩。


借以清扫战场之名,雷德蒙特祖玛把紫堂幻凯莉领到了一旁的战场。本以为会精神崩溃的紫堂幻却以惊人的耐力抵挡住了攻势。召唤兽和凯莉的攻击混合在一起却仍然难以抵挡对方的攻击,等级和能力的差劲悬殊简直叫人绝望。


但是金对于这个小队,是不一样的存在。


“我说啊,那个嘉德罗斯是不是在说谎啊。”


凯莉脑海灵光一闪冒出了这个念头,手中星月刃旋转两圈停下了攻击,咬着糖块嘻嘻笑了两声对着阻拦他的雷德发问。


“哈哈谁知道呢,老大说了不能让…唔唔。”


话音未落雷德就被蒙特祖玛堵住了嘴巴,对方也趁此消散了攻击的意愿。金果然没有死啊。见此闹剧凯莉突然失去了战斗的兴致,不顾紫堂幻的呼喊,坐在星月刃上缓缓飞起望向中央战场的滚滚烟尘。


——那个人、嘉德罗斯在想什么呢。



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


战斗空隙中嘉德罗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毫无意义的一件事情。可笑的是,紧张战斗之中没有丝毫空暇分神。烈斩锋利刀刃毫不留情擦着嘉德罗斯的胳膊划了个口子,割破的狰狞的伤口血肉外翻。


痛楚和暴怒暴占据了嘉德罗斯的头脑,杀气四溢不掩狰狞怒吼一声冲天而起。他嘴中腥咸血气翻涌,手臂伤口牵动更加发疼。金色瞳孔化为竖眸视线肉食凶兽般锐利,手背青筋暴起紧攥大罗神通棍这庞然大物直面迎敌,朝着自己的宿命之敌咆哮嘶吼出那两个字。


“格——瑞——!”


这是格瑞带来的伤口,这是格瑞带来的痛楚,这是格瑞带来的战意。


这是格瑞送他的第一份礼物。


嘉德罗斯是不需要感情的,对于情爱这种词汇更是沾不上边。此刻却因为对格瑞的感情困扰着,即使他是大赛第一也不得不出此下策来激怒格瑞。嘉德罗斯手中长棍一挥强行发起臂力怒吼着发起攻击,狂放傲慢至此此刻也停不下口中的挑衅。


“来吧格瑞——用你那来一切所见皆斩。”


斩断我那不切实际的情丝吧。



烟尘四起,地面崩裂,四周却诡异的安静。


没有周围生物活动的声音,没有凯莉紫堂他们战斗的声音。只有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两对视着,格瑞眼里的是难得的不悦,而嘉德罗斯眼里满满的倒影的都是格瑞。


格瑞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了然,缓缓开口。


“嘉德罗斯,你在说谎。”


金根本没有死。


烈斩抵在嘉德罗斯的喉咙上,大罗神通顶在格瑞腰间,嘉德罗斯却面无惧色反而突然张狂大笑起来。经过这一苦战嘉德罗斯总算知道了格瑞是什么样的人。


嘉德罗斯单手掩着嘴巴发出大笑,金色的眼睛却恢复了原有状态冷笑着。


见战斗结束蒙特祖玛捡起了早就因为战斗吹到一边的地上金的帽子,和雷德两个人等待着嘉德罗斯一同离去。


“格瑞,你果然和我是一样的人。”


“为了达成目的,自私自利的人。”


——————
等到嘉德罗斯走很久了金还在咀嚼他那句话的意思。金这才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嘉德罗斯,不由得扳着手指数起了对嘉德罗斯的印象。


嘉德罗斯是什么。


强大,耀眼,目中无人,傲慢的自大狂,在排行榜上位于第一,总是喜欢和格瑞打架,第一次见面就叫别人「渣渣」的无礼的家伙。


百般无聊之下,便动用腕表查询了关于嘉德罗斯的信息。金看着屏幕上的信息不经幽幽的叹了口气,果然多数人对他的印象和自己一样。


翻阅到官方给出的信息,金忽的瞪大了眼睛,惨叫出声哀鸣不已。


“什什什么那家伙才九岁!?”


某种意义上的溃败感击倒了金,在他萎靡不振郁郁寡欢的时候嘉德罗斯回来了。


衣着破烂满是刀痕,身上血迹斑斑一看就是经历了一场恶战,金黑相间的围巾如同破布一样挂在脖子上,狼狈到仿佛金色都黯淡的一圈,却仍然保持着桀骜不驯的傲慢姿态的的嘉德罗斯。


那样的嘉德罗斯将牢笼门打开,把他的帽子抛给了他。


“给你。”


那样强大的人此刻仿佛就快要陨落一般。对比画面的冲击感太过强烈令金一阵失神,金的头脑经过简单的推理突然恍然大悟得出了结论。


嘉德罗斯想要的东西——是和格瑞干一架吗。


真是个疯子。


本以为会被多少施加难处,结果就这样被轻易放过了。金弯腰从狭小的笼子里钻出来,却发现那行人身影向他相反方向离去。那是固执的不愿回头的,孤高的背影。紧接着从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大喊。


“嘉德罗斯!”


连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喊那一嗓子,等他一喊出嗓子就后悔了。见到离去的人的步伐坚定没有丝毫的改变,不由得松了口气。


金喉结滚动硬生生咽下了后文,自己都不知道想和他说点什么。或许是对自己友人下手太狠感到内疚,或许是简单的了解后对这个势不两立的敌人产生了微妙的感情。想起腕表上出现的信息突然灵机一动,底气不足的微弱声音在呼啸风声中无法被捕捉。


“…生日快乐。”

本来我他妈是真的不想发的,结果今天搜瑞嘉他妈给我蹦出来 可以可以太太您真的可以。 这事儿没完了,也别说我跳脚还怎么滴,我他妈就看不惯我嘉受委屈。

讲真,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儿想笑。合着您这么讲,我写个全员向的死亡就算我把全员都黑了?👋惹不起惹不起。
这个处理方式真的是要我笑死了……
咱们处理之前把tag去了再好好说话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