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寒雪

目前主雷嘉雷,偏爱嘉雷吧。all雷all,all嘉,all荒川,不喜勿关

不后悔

只是心有点儿空 也觉得有些可笑罢了。

我对抄袭的事儿无法容忍,也同样忍受不了一个没有办法实锤抄袭的画作,他的作者就这么被打上了抄袭的烙印。

那名想要图片的孩子 请看这里

有意思了  原来在绘圈 动作相似 元素常见也能叫做抄袭了 我真庆幸自己没入过绘圈。

我他妈眼睛是瞎的我看过那么多的类似动作,也没有一个人喊着打着说是抄袭的

既然你说你家原作者找了 那请给我证据 没有截图口说无凭凭什么让我信? 我所了解的全部事实就是那些 也别说让我了解全部事实后再说话了 你那名太太发出来的lof他连截图都没有 就说了导向性的言论 你怎么不让他说清楚话在说话?

图多慎点

关于前段时间对于抄袭挂人一事的回应,已收到当事人柯尼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的授权。

麻烦大家看一看这件事 顺便鉴定一下到底是不是抄袭。
原本不打算惊扰到甚至做长图这个地步——本来就只是动作相似,既然原作者也表示没事那就相安无事啊?
但是没想到还是闹成了这样,发这些长图可能略有个人偏向但是没有故意导向。这点我可以保证。
话不多说,直接看图吧。
(图三中的言语过激我是当做他认为被当做抄袭人说的话言语过激来解释的,图五中的kong是被挂了抄袭的人,太太就是被打码的12,因为全部的号码就是太太的qq号为了保全隐私,仅留前两个号作为分辨)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行吧,我是不要脸,您亲友口中的我这种人是不配 叫您的名字,是我的不对,但请您想想,我要是抄袭了,我会在您的小粉丝找我后第一时间去找您吗 ,我只能再次说明,我始终认为那张雷猫的动作很常见,如果您还是认为我是抄袭您的大作,嘴在您身上,我还能怎么样呢 @仕颗糖🍭

个人不认为抄袭 撑死了撞动作和素材 但是猫一般都是吃鱼的 兔子一般都是吃胡萝卜的 猫咪从箱里探头都是这个动作的 一个人抱着抱枕一般也就这个动作了 这也叫抄袭的话……hummmmmmm 好多抱抱枕的类似的图也是抄袭吗 那些猫咪从箱里钻出来的动作也是抄袭吗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这位太太,首先我不能认同您那段话,我承认我是见过您的那张安兔,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但这并不能成为判定我就是抄袭的理由,我不可能见到一张图,就还想去画它里面的动作,而那一张雷猫,我根本就没见过,我又怎么会去抄袭一张我见都没见过的画呢,我始终是认为这两个动作都比较常见,如果您和您的粉丝还是认为我就是抄袭您的画,那我也没有办法 @仕颗糖🍭

非常感谢呢

夜亡人:

一个极其写实的我的日常……几乎是每写一章这样的场景就会出现一次……(/  _\*)
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大家的小红心再鼓励安慰我,蟹蟹你们!(。-_-。)

紫茜茜茜茜:

谢谢。(小兔子眯眼笑)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雷嘉】离婚

*BE预警
*一方死亡结局
*辣鸡文笔你们随便看看吧……大概是我最后一篇雷嘉文吧(

  嘉德罗斯说他要来的时候雷狮稍微吃惊了下,但也没想太多,自家恋人乐意过来,也是难得一次,自然是满心欢喜的过去接了人到他的海盗船上。
  “雷狮,我有事想跟你说。”嘉德罗斯喝着可乐推开想要蹭过搂住他的人这么说道。
  雷狮看了眼自己的团员,笑了下应声把人领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拉着人躺在了床上,嘉德罗斯却撑起身子,跟他保持了距离,雷狮眉头微挑撑起身子侧躺着看向坐到椅子上的小孩儿,带着些兴味的笑意。
  “说吧,什么事儿?”
  “我不想继续了。”嘉德罗斯咬着吸管托腮看着雷狮的反应。
  他看着对面的人笑容明显僵了一瞬,那双眼里的茫然一闪而过,他便明白雷狮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便喝了口可乐,他也不急那人回答,只是手指指节轻扣着桌面似乎那一切都跟他无关。
  “行啊。”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轻松口吻,雷狮坐起来十指交叉手肘架在膝头“那我就去圣空星,把你给绑过来。”
  在一起了那么多年,嘉德罗斯当然知道雷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把喝完的可乐随手扔进垃圾桶里,很认真的盯着雷狮的那双紫瞳。
  雷狮微微偏头,唇角的笑意不减,看着散漫至极偏偏看着那人的眼神里写满了认真,接着他就听到了自家小孩儿的宣判。
“别这样,雷狮,没意思。”
  雷狮只轻笑一声没有明确的回应,他雷狮是什么养的人,得不到的他宁可毁掉。可眼前的人是他爱的人,是他舍不得光芒黯淡下来一点儿的嘉德罗斯。他抬手揉了揉眉心说:“就先这样,你留下来。”
  嘉德罗斯眯着眼沉默了一会儿,他清楚这么一留下来,凭着雷狮的性子,很难再放他走,不过,他会怕这个吗?
  他同意了留着么一夜,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连这一夜,都没能留下来,他也是头一次被安排在客房里 以往他来这船舰上都是跟雷狮一起睡。
雷狮把人送了出去交代着让卡米尔把他带进客房,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这判决来的太突然,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雷狮也没想过去怨谁,他心里清楚得很,自个儿跟小孩儿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是他偷来的,他坐进躺椅里闭上眼想着。
  嘉德罗斯本来就没怎么需要他过,只是他刚好需要一个助力,他雷狮刚好出现,仅此而已。
  他们之间本存在的只是利益关系,可他舍不得放是真的,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人。
  他喜欢嘉德罗斯。
  多可悲不是吗?爱上了这么一个人。
  他揉着太阳穴,手指点开自己的终端记录,那上面存着很多关于嘉德罗斯的事儿,他想先把它们删掉,结果删了两条,一条自己当初的誓言直接蹦在他眼前。
[我发誓绝不让他受一点儿委屈。]
(虽然他不在意这个吧,但我还是想这么做。反正那个小屁孩儿也看不见。)
  他摩挲了两下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那颗宝石依然红亮,这玩意儿当初他费尽心机,小孩儿接受的时候他开心的跟傻子一样。
  当初,那人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宝石犯着瞌睡打了个哈欠随口说了句他喜欢那个红得几乎发黑的渗血的宝石颜色。
  而他雷狮,还真就因为这句话,跑遍了了各个星系倒腾这玩意儿。
  现在,没必要了。
  他想着。
  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呼出,给终端发了条消息,让嘉德罗斯去宇宙系统中心的大厅。
  嘉德罗斯是面对面跟他落座的,雷狮见他来了就主动又站起来坐在他旁边。
  雷狮把那枚戒指摘了看都不带看一眼的直接扔进不可回收处里,他没错过那双金瞳里一瞬间的震惊。
  “你不是说你解了就没有负担吗?”那就毁掉好了。
  现在,你自由了。
  那么,你开心吗?
  嘉德罗斯缓过神来后,那扔戒指的手法比雷狮还老练。
  “那就解了吧。”
  雷狮就静静的看着那枚他打磨了三十六天的戒指直接被销毁掉,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他笑了。
  他当着嘉德罗斯的面点开了离婚协议,看着上面巨额的赔偿款,他一下愣住,大赛一结束他就拉着人兴致冲冲去宇宙系统里办了个结婚证,那时候还因为嘉德罗斯不满宇宙合法年龄,被卡了关,那招待员语气也不怎好,结果惹毛了他直接让卡米尔黑了宇宙系统,俩人这才领了证回去,当时手续费什么的都是他掏的,也没想到一离会有这么一大笔赔偿款。
  好吧说的直白点,他雷狮现在身上没这么一大笔巨款,这玩意儿还他妈非要当面清点,他又从来不往正规的宇宙点数卡里存钱,一下,就很棘手。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雷狮看着小孩儿硬着头皮说了句要不咱俩协议吧。
  嘉德罗斯本来没关注这边儿发生的事儿,他就是跟人来走个过场,一看那赔偿款他就乐了,甚至笑出了声,应了声好,又问那协议是在哪儿,雷狮还没回答他直接就看到自己那边儿页面上传来了通知,他也没在意雷狮发给他的点数,直接按了确认,反正他嘉德罗斯也从来不差钱这东西。
  雷狮就看着嘉德罗斯的笑,他们凑的很近,他以前很喜欢就这么头一低一偏,正吻上小孩儿的唇。
  现在,他没这个资格了。
  他亲手销毁掉的资格。
  所以他只是直起了身子,看着嘉德罗斯站起来,看着嘉德罗斯离开座位,看着嘉德罗斯走出去,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消失不见。
  他突然觉得有点儿饿,看了看那上面的点单服务,发现自己身上的现金刚好够买一份套餐——嘉德罗斯最常吃的那份。
  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
  他这么想着咬着口中的吸管就着可乐吃完最后一口汉堡,将垃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他回到了自己的船舰上,佩利本来想凑过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好歹卡米尔是给拦住了。
  他坐回到座椅里,又点开自己的终端,那条便签依旧显眼。
  他认真的又看了一边,点下了删除键。
  “行。”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回答着那几乎三个小时前,嘉德罗斯说的那句话。
  我还是做到了的。
  他回忆着嘉德罗斯唇角的那抹笑,也跟着笑了。
  他是有办法让他们两个解不了就这么耗着。
  但是他的小孩儿不开心啊。
  他说过他受不了嘉德罗斯受一点儿委屈。
  清除掉就好了。
  哪怕被清除掉的是他自己。
  他本以为要是两个人真的有一天分开了,估计要打的一场不可开交。
  但是没有。
  他们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分开,再没一点儿波澜起伏。
  雷狮是输了,输的很惨,可他又是个实实在在的赢家。

————————————————————————————
他们在一起过,哪怕是雷狮单方面感觉只是自己在爱,小孩儿对他的一些关心,是他坚持下去的理由。
但是现在那个人不会回应了,他做的还有意义吗?
大概是没有了吧?
不过也无所谓。
就是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
在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
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挺不错的。
你不会知道,也不会去找。
我或许还是在你身边的。
我或许是在你身边的。
我……还在你身边吧?
——————————————————————————————
当那个王得知雷狮死讯的时候,他只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祸害都没折在凹凸大赛里,怎么就这么死了?
而且是一年前?
这不可能,明明那一年那家伙还专门发过来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打扰他。
这习惯那人一直没改,就算他们已经离婚。
身为王,他是无法离开那个座位的,他有他的责任和承担。
雷狮却带他看遍了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以各个图像影片的方式。
现在,突然被人告知,那家伙死了?
死?
怎么可能那么突然?
嘉德罗斯再看看身边雷狮送过来的东西,怒火瞬间就烧了上来。
没我的允许他怎么敢死。
不是说过了他的命是我的吗?!
——————————————————————————————
但事实是,雷狮真的死在了他看不见,也找不到的地方。
去了一趟那个基地后,他就知道了。
在向卡米尔求证后,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圣空星的。
只是突然觉得身边冷了很多,也凉了很多。
雷狮不在了。
只是他不在了。
他再也不在了。
他甚至找不到那人的尸体。
——————————————————————————————
真不愧是他干脆利落的性子,走都走的那么干脆决然,藏的不留一点儿痕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ing名屋:

囤图!好久没有这么大的肝力了,我爱红蛋哥哥!!!(尖叫